您所在的位置: 新闻频道 > 嘉兴新闻 > 图说嘉兴 > 正文
济宁治白癜风的中医
嘉兴在线新闻网     2017-10-18 09:43:59     手机看新闻    我要投稿     飞信报料有奖
济宁治白癜风的中医,滨州白癜风,甘肃治白癜风的偏方,云南白癜风初期危害,北京能治白癜风的方法,定州白癜风医院,受伤后留下的白斑是白癜风

  

  从破坏者到拯救者——依靠在线音乐平台,独立音乐人和唱片公司都活得滋润。靠媒体力挺的那英、刘欢时代逝去,独立音乐人赵雷靠几十万网上热评,获得青睐。没人买唱片,都在线上听歌,而曾经热衷盗版的平台方,改弦更张,每年支付大笔版权费,可线上音乐,又能从谁的口袋里掏钱?大江东工作室的东妹对这句话深以为然:没有好歌,所有价值都是碎片!

  “周杰伦把爱情比喻为龙卷风,我觉得特别贴切。因为很多人,像我,一辈子都没见过龙卷风。”这是一位网友的“乐评”。3月20日,网易云音乐把点赞数最高的5000条乐评印满杭州地铁1号线和整个江陵路地铁站。很快,又传遍了很多朋友圈……

  一次简单的市场营销,再次印证一场迁徙的基本完成——在线音乐平台成为音乐主要承载地,占据更多与音乐相关的舆论高地。大江东工作室的东妹还是忧心忡忡:低迷彷徨的音乐产业开始走向资本风口,然而,好歌还是那么少……

  

  印满乐评的杭州地铁,图片来自网络

  赵雷现在比刘欢那英更主流?——音乐主阵地正从唱片转移至在线音乐

  宋柯向来是个勇于开炮的人物。

  发表过唱片已死的言论,跑去开过烤鸭店,现在又投入财大气粗的马云爸爸怀抱、将自己职务更新为阿里音乐董事长的宋柯,什么话不敢讲,什么玩笑不敢开?

  “你说什么是主流,什么是独立音乐人? 赵雷是独立音乐人吧,但在线音乐平台上他是主流。刘欢、那英,当年很主流的人,现在倒像是独立音乐人,为什么?对他们产生巨大影响力的媒体现在不能支撑他们了。”在哪个山头唱哪首歌,宋柯力挺数字音乐平台,他说,这种行业身份和角色的转化,“我觉得很正常。”

  

  独立音乐人赵雷,图片来自网络

  同样在3月20日,由上海广播电视台、上海文化广播影视集团有限公司主办,东方广播中心承办的2017东方风云榜“真音乐”论坛在上海举办,业内大咖齐聚,针尖对麦芒……

  “我说过传统唱片的衰落,没说音乐产业衰落。你想让这帮唱片业的人早上六点多、七点起床开会,这证明这个行业不是衰落了,肯定是看得到前途的,不然谁起那么早?三年前不可能!十二点开会还差不多。”宋柯感慨,“行业大家都能感受到,你看今天坐了一堆资本界大佬。”

  触底反弹,的的确确是拜快速崛起的在线音乐所赐。“在北京找一家唱片店,特别难。但唱片公司比十几年前我工作时情况好很多。”百度音乐总经理王磊回忆,“ 数字音乐平台一年很多亿的版权费给了唱片公司,你说数字音乐是唱片业拯救者也不为过。

  有趣的是,很长一段时间,在线音乐平台被认为毁了唱片业,毕竟盗版侵权曾是常态。近年来,版权领域作为音乐产业核心,已成各家在线音乐公司争夺的重要阵地,以至于 版权费用高企,已成为这些常人眼中“不差钱”公司一个普遍的抱怨。

  从破坏者到拯救者——依靠在线音乐平台,独立音乐人日子好过很多。以赵雷为例,单曲《成都》去年10月发行,网易云音乐个人热度指数第一轮爆发式上涨,今年2月他登上真人秀演唱,又有第二轮指数增长。赵雷《成都》的评论数已达22万,“意味着这首歌互动性非常强。很多演出界朋友选择独立音乐圈的艺人,会登录网易音乐看他的评论数,超过999条,说明这首歌达到一定热度。”网易云音乐副总裁丁博介绍。

  音乐产业之路并未拓宽——线上音乐,从谁的口袋里掏钱?

  不过,音乐产业之路真的更宽了吗?

  “喜欢做音乐的人都是好人,才能忍受这么长时间毫无商业模式的事。”从内容投身平台,宋柯什么苦都尝过,他形容,“我们先犯了一个错误。所有数字音乐平台都从版权盗版起家,想先把平台建大。所有互联网企业,都说有市场份额后自然会想到赚钱办法……”

  在资本博弈中,三大在线音乐平台基本完成对传统唱片公司版权的“瓜分”,版权和市场趋于正常化。下一步怎么走? 数字音乐平台的最大问题,是变现艰难。“这么多年,数字音乐就没给消费者创造出一个掏钱模式。平台方每年支付大笔版权费,但数字专辑和用户包月付费收入并不理想。”宋柯说。

  音乐主阵地转移,既往盈利模式已被打碎,线上音乐,又能从谁的口袋里掏钱?

  

  2017东方风云榜“真音乐”论坛现场,图片由主办方提供

  “玩得起音乐平台的就这几家。如果不解决变现,那这个新的取代原来传统唱片业发行与销售零售的、这样一个商业环节的推动力从何而来?连烧十年,谁也烧不起!” 按宋柯估算,“去年腾讯、网易、阿里几家在线音乐巨头加起来,数字音乐销售收入两亿元左右。离唱片业黄金时代的收入相去甚远。当年随便一家唱片巨头,不算盗版,每年收入都是亿元级别的。”

  一方面,烧钱现状难以改变,另一方面,行业生态也没有明显改良。

  《2016中国音乐产业发展报告》指出,2015年中国音乐产业总产值首次突破3000亿大关。不过,这3000亿的收入绝大部分产生在音乐的相关行业,最核心的版权产生价值部分只占极微小的一块。越来越多的在线音乐平台意识到,成熟的产业生态可以“始于版权”,却不能“终于版权”。 音乐产业有很多赚钱机会和投资方向,但无疑,音乐圈的生态系统并不健康。最核心的内容乏力,让整个行业金字塔呈现倒挂。

  “好音乐是基础,根基没了,其他都是空的。”王磊说,对于拥有既有音乐资源的传统唱片巨头来说,版权收入高达亿元计数。“值得思考的是,唱片公司生产的内容是否与高额版权费相匹配。”

  好音乐在哪里?——音乐产业该踏踏实实做事了

  投资大鳄挑剔的目光,正飘向音乐产业。

  引领“手机K歌”热潮的唱吧,吸引了蓝驰创投与红杉资本跟进;梅花天使创投和青山资本的运作,使得汪峰一直以来做独立品牌耳机的梦想终在2015年落地;进行专业演唱会直播的“野马现场”获明嘉资本A轮投资;华人文化“牵手”SNH48,中国文化产业投资基金入资摩登天空……从草根造星到艺人经纪,从演出产品到实体商品,音乐产业的每一个细分市场,处处可见资本之“手”,正探向音乐产业的各个“角落”。

  牵手资本,音乐产业之路就好走了?资本的风口,将给音乐产业带来些什么?以既有经验来看,在资本浪潮裹挟下,音乐产业更应该慎重对待发展之路—— 有好的内容才可能产生持续价值,才能有资本良性进入,而不是快进快出挣快钱。没有好歌,所有价值都是碎片。

  “宋柯说喜欢音乐的都是好人,我喜欢音乐,但是我是坏人。我是做投资的,追求的就是最大回报,怎么变现。三个平台加起来去年收入才两亿,显然很难达到资本的诉求。”明嘉资本主管合伙人马可元直言不讳。

  “打造完整的产业链,还是要注重内容核心。我们面临的问题是:缺少内容。”原创文化管理集团(中国)总裁兼艺术总监臧彦彬概括,“ 一是无休止翻炒经典,音乐选秀节目层出不求,繁荣背后是内容的匮乏;第二是‘吃软饭’,偶像团体过于讨好粉丝,‘粉丝经济’重颜值,轻内容。

  要么炒经典“冷饭”,要么吃粉丝“软饭”,还有几个人在扎扎实实做好内容?怪不得,问起这些年来有多少好音乐时,几乎所有的业内人士,都是在摇头。

  没有好音乐的今天,甚至可以追根溯源至缺乏音乐教育的昨天。“上世纪六七十年代有音乐课,简单的教材学几首歌,后期加入乐理知识。很遗憾,我们小时候的音乐课、体育课常莫名变成数学课、语文课,高三初三都改成自习。音乐教育其实慢慢丧失了。”丁博回忆。

  “现在资本开始吹一些小风了。在大环境里,资本也好,整个行业热度也好,忽略了一件重要的事情:音乐行业特别单纯和简单。好的音乐非常重要,需要精耕细作。”摩登天空创始人沈黎晖表示,“对我来讲, 音乐产业到了一个踏踏实实做事的时代了。应该回归传统的心态,回归最原始的音乐行业内容创造,这个是我看好的未来。”(人民日报中央厨房·大江东工作室 曹玲娟)


来源:嘉兴在线—嘉兴日报    作者:摄影 记者 冯玉坤    编辑:李源    责任编辑:胡金波
 
 
四川白癜风能治吗